致命爱意

鬼姐姐致命爱意
致命爱意作者:黄忠斌更新时间:2017-10-10 14:04:00字数:5441

引子

黄芳失踪了!

已经整整三天了,信息发不出,电话也打不通。衣柜里的衣服也整整齐齐的堆叠在那里,没有动过的痕迹,显然不是不告而别的出门。如果是被绑架,也没有绑匪发来索要赎金的短信或者电话。警察局那边也静悄悄的,像个死小孩一样毫无消息。

黄芳的父母哭天喊地,他们觉得女儿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此刻只有黄芳自己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她的身前被一道厚重的铁门关着,从铁门的缝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一些穿着病号服的人在像行尸一样来回游荡,他们面色灰败,形容憔悴。不时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穿梭其中,和那些穿着粉红色服的护士低声说着什么。

她的目光扫视房间:房间的格局只有十平方大小,四面是灰白的石灰墙,房间很空荡只摆放着一张斑驳的铁床,此刻自己的脚踝被铁链圈着,另一头栓在床沿上。

莫名的一阵恐惧,这里像是精神病院,黄芳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精神一直正常怎么会莫明被抓到精神病院,他也不记得怎么是怎么被抓进来的,想回忆,却发现记忆好像被什么切断,头痛欲裂,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她拼命挣扎,脚踝上的铁链发出一连串叮当作响的金属碰撞声,她扯开嗓子大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马上有个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护士拿来镇静剂,给她的臀部静脉注射了一针,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那些像行尸一样的病人好像都聚集到了门口,像怪物一样看着她,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在低声交谈,这时他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个面庞冷峻苍白的脸,没错,就是她,这个六天前偶遇的男生林栋,此刻他也站在门口爱怜的看着她。她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现实,想喊出声却发觉声带似乎阻滞,全身瘫软无力,终于昏睡了过去。

寒风凛冽,吹落了天地间的最后一丝生机,树桠间仅存的几片残叶被风吹散,在空中飘舞着,盘桓着,不肯落地,像是无主的孤魂。

时值初冬,天气渐冷,远山也呈现一片萧索之色。

林栋就这样走在这片凄冷的荒景中,脚底下是一条并不宽敞的马路,马路两旁是高低错落的田野,田野旁的梧桐树光秃秃的,伸展着怪异的枝桠。

马路笔直延伸,远远望去空荡如洗,一个人也没有,尽头处影影绰绰可见稀疏的灰色水泥房屋,像是一座座零星的坟墓。

林栋挺直着身杆,单薄的身躯下,罩着一件宽大的黑色T恤,他的脸颊瘦削,眼窝深陷,冷峻苍白的脸宛如寿材铺的纸人。他的眼神也异常呆滞,没有任何表情,他一步一步、僵硬的向前走着,就像是一具活死人在走向远方的坟茔。

天空乌云低垂,风似乎更大了。不时有细碎的雨裹挟着寒风钻入林栋的衣领脖颈之中,他却似乎浑然不觉,依然那样一步一步、僵硬的向前走。

这难道真是一个死人?

是的,早在多年前就死了。

多年前的一场打击,然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十年的病痛折磨,让他变的鬼不像鬼,人不像人。十年来他仿佛每天都活在炼狱,熊熊的烈火每时每刻都在燃烧他的精神和肉体。

他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一个没有感觉、没有感情、一个不会哭、也不会笑的活死人,十年的身心折磨,让他对一切都变得麻木。

他知道,他该走了,让自己这个早已没有生命的躯体、去一个本该属于它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想起。”他喃喃自语着,依旧没有任何神情。

这里是哪?他不知道。

漂泊了多久?他也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解脱了,像一粒尘埃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和所有痛苦说永别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雨更大了,举目望去,前方的溪流在深凹处汇聚成了一个深潭,林栋慢慢的走近那处深潭,就仿佛他离死亡又近了一步。想起这么多年受过的苦,走过的艰难路,他潸然泪下。望着四下田野随风雨飘荡的丝茅草,他显得茕茕孑立。

闭上眼睛,他的脚步跨过溪水,慢慢往深处移动,结束了,他知道只要一会就都结束了,溪水冰冷刺骨,渐渐漫过他的膝盖。。。。

“请等等,”一阵迤逦的声音传来,就在她的后方,“生命这么美好,为什么非要寻死呢?”

林栋顿住脚步,后望,才看见在他后方站找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她撑着一柄绸布花伞,穿着白色针织圆领毛衣,底下是一条紧身的黑色皮裤,一双杏眼正爱怜的看着他。那可真像个天使。

一瞬间,林栋感觉自己灰白的世界,一下子被涂染了颜色。他怔怔的望找女孩,踌躇着,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先上来吧,”她将伞向前探了探,“下面冷,雨也大”。她的声音依旧温暖,像是冬日里最温曛的风。

林栋渐渐的往回移动,仿佛被世界上最温柔的手慢慢的牵引着,离开死神。

待他走上来,女孩将伞挡在了林栋的头顶,细密的雨珠被隔绝在一柄小小的伞下世界。

林栋有些羞怯,伸手抹了一把头顶湿透的头发:“我······我·····只是来游泳的。”他无力的辩解着,尴尬的像个小丑。

女孩噗哧一声笑了,笑容像绽开的月季:“我可是头一次听说有人大冬天来游泳的。”女孩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大量着他,而后露出狐疑的神色:“你不是本村人吧?”

“啊,对,请问这里叫什么。”林栋有些窘迫。

“这里啊,叫石溪村,因为这里山青水秀故而得名,你要在这里寻死,可真折煞了这里的美景。”

“嗷,对不起,我马上就走。”他迈开步子正要走。却听到女孩空灵的声音再度传来:“不如你先住在这里吧,等你想通了,不想死了,再走也不迟啊!”

“前面的房子就是王婆婆的家,她是个孤寡老人,但人特别好,我跟她说一下,你先在这里住几天吧。”

“那么,谢谢了。”不知道怎么了,他的灵魂仿佛被这个女孩攫住了,没有了想死的心。

“对了,我叫黄芳。”她伸出手,林栋也伸出手,双手握住的一刹那,他感觉到女孩的手好温暖,他多么想紧紧握住这双手不放。

远处隐隐绰绰显现出了一栋白色房子的轮廓,林栋想,那大抵是王婆婆的家吧。

王婆婆家是一栋三合院,屋顶点缀着青色的琉璃瓦,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分别是客厅和房间。在黄芳的游说下,他住进了王婆婆家里。这个王婆婆早年丧偶,孩子都在外面打工拼搏,赚了点钱,所以为家里建盖了这栋屋子供老人居住。

王婆婆80多岁了,有点耳背,平常就是在院子的地里种些蔬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挺孤独的,所以当得知林栋要在这里住几天也挺热情的,当天晚上就杀了只鸡,到村里的刘师傅家买了些肉招待林栋,林栋很是感激,虽然吃的不多。

当天晚上躺在床上,林栋想起了黄芳,这个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将他拉回人间的天使。那一瞬间他感觉他的生命已经完全属于她。

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罹患严重的抑郁症,对于黄芳只是存在于大脑里的痴心妄想,黄芳是在自己人生终点时,茫茫大海里的一根木头,自己虽然抱住了这根木头,但也只能在大海里负载浮沉,无论如何都上不了暗,一种近似于幸福而又痛苦的感觉袭来,令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索性披衣起床,他想去看看那个黄芳的居处。

外面还在下着雨,他到堂屋拿了把雨伞,踏着黏湿的水泥路出了门,黄芳说过,他的居住就在王婆家前面不远。走了一段,很快他就看到了前面的灯光。

一扇小窗里透出荧白色的灯光,他渐渐走进,仿佛连呼吸都反复练习。窗子里果然是黄芳,她正在一盏台灯前情悄悄的看书,不时用那双柔荑般的手理了理鬓角的秀发。林栋看的痴了,不经意间踩破了屋外的一块碎瓦,发出咔嚓的一声响,就仿佛一颗石子搅扰了湖面的平静。

“谁?”黄芳发出惊呼。

“是我,我睡不着,所以到处走走,没想到到了这里。”

大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黄芳笑着将他迎进来。

“我父母不在家,这几天出门探亲去了。”

“谢谢你,”饶是知道是一句没有含量的话,但他还是说了,“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已经死了。”

黄芳莞尔一笑,说:“你不用谢我,换做是谁都会那样做的。”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是你的经过让我又找到了活着的乐趣”,话甫一出口,林栋便觉得不妥,这句话揉杂了太多情愫。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好好活着孝敬你的父母,善待你的亲人和朋友,这事对他们最好的安慰。”

屋子有些冷,但黄芳的话让林栋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有一阵阵暖流穿过,不知不觉两人聊到了十点多。林栋觉得在待下去不妥,便起身说再见了。

“我明天还可以来找你吗?”

“当然。”

林栋的心情显得很激动,正欲往回走,后面传来了黄芳的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栋”,他羞怯的回答,便高兴的大踏步而去了,一路上的虫啾鸟鸣都仿佛在为她歌唱,他为明天还可以见到她而高兴。在返回三合院的门口,他冷不丁看见了个黑色的身影,那人却是王婆婆。

作者寄语:一个构思了很久的故事 希望大家认真看 也希望大家多提出意见和评论


12下一页

作者:黄忠斌标签:最恐怖环亚娱乐手机版内涵环亚娱乐手机版

青骓手记之纸盒先生<< 上一篇环亚娱乐手机版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 113.77.83.*说:
    好!只是觉得结局不是很清晰,有种让人搞不懂的感觉,看样子是老婆婆做的,但为什么结尾没有说,做案的人也没有被世人知晓!2017-10-10 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