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门后的红肚兜

黄河灵异档案
第4章 门后的红肚兜作者:豫西老胡更新时间:2017-09-26 13:00:00字数:3427

我以为吴半仙能够说出其中的原委,却不料吴半仙深吸一口气之后摇了摇头,如实承认自己阅历有限、道术太浅,在此以前别说见过,就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而且《道藏》方面好像也没有类似的记载。

又沉吟考虑了片刻,吴半仙右手掐了个诀,念了一通咒语,含含糊糊地好像说什么“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腔殊刀杀,跳水悬绳……”等等,我在旁边也听得不太清楚。

吴半仙念咒过后又在船边烧了三道符纸,这才让我爸爸再次划船避让,向上游再划百十米,说是切切不要招惹那个骷髅抱着的石缸,更不可冒然打开,因为石缸里面还不知道究禁锢着什么精怪邪物呢。

临走的时候,吴半仙表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明天这个石缸还是不肯离去的话,不妨去吴楼说一声,他去亚武山找他的师傅玄真道长、也就是他当年的授业恩师。

见吴半仙这样说,我和我爸自然是连忙道谢,心里面很是惊讶,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被关在牛棚里面批斗的道长,居然现在还活着呢……

吃过晚饭,我看了一会儿电视,发现窗外的月亮毛毛的,而且外面的杨树叶子被风刮得哗啦啦响声很大,估计要下雨。

“怪不得人家说是‘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里不栽鬼拍手’呢,这杨树叶子被风一刮,夜里听起来真是有些瘆人!”

我一边琢磨着改天把那两株大杨树卖掉算了,一边放下蚊帐看看里面有没有蚊子,准备干脆早点休息。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朦朦胧胧地感到床边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一样,而且开始闻到一股淡淡的胭脂水粉的气息,继而感到似乎有人在床边慢慢地伏身下来。

有时候人的直觉是非常奇怪而准确的,我心中凛然一动猛地清醒了过来,知道情况不对正准备摁开床头灯瞧瞧情况,紧接着感到胸口一阵痒痒。

我本能地伸手一拨拉,却真真切切摸到了一把长头发,明显是女人的那种。

我确信自己摸到的东西绝对是人的头发,因为入手很光滑,那种一根根秀发如丝的感觉很是真切真实。

明明只有我一个人睡在这个房间里,居然会摸到一把女人的长发,我浑身猛地一个激灵,正想伸手去按床头灯的开关,却发现自己刹那间像被魇住了一样再也动不了。

我确信自己已经醒过来了,这一切绝对不是在做梦,但就是动弹不了,嘴巴也张不开叫喊不出来。

紧接着,那种胭脂水粉的气息越来越浓,并且我开始闻到一种很是奇怪的香气,那种香气很特殊,怎么说呢,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四个字,吐气如兰!

就在我动弹不得、叫喊不出来的时候,继而感到嘴巴被人给稳住了。

稳住我嘴巴的嘴唇水润润的,有种滑腻甜甜而且似乎还有点清香的感觉,虽然看不见对方究竟长得怎么样,但我明显觉得对方肯定是个芳唇水润、非常漂亮的妙龄姑娘。

那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而舒服,我心里面的恐惧感竟然慢慢地消褪了不少。

再加上闻到那股淡淡的清香,特别是对方芳唇微张、柔舌微露的时候,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吮口及了起来。

我其实并没有果睡的习惯,平常睡觉时还穿着短裤,但是那天晚上由于天气特别闷热,男同胞都懂的,为了方便局部散热,我干脆连个短裤也没保留。

一阵唇舌缠眠过后,我虽然四肢不能动弹,但年轻的身体却是本能地出现了强烈反应,下面不由自主。

就在这时,对方却好像受到了惊吓似的,居然羞怯地“嘤咛”一声猛地离开了我。

嘴巴一空,我这才好像挣脱了梦魇一样能够活动了,同时心里面的恐惧也一下子漫过全身刚才稳住我的肯定不是人,但她究竟是鬼是怪,还是狐仙花妖啊!

我强忍心里面的恐慌,急忙伸手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

极力适应着灯光对眼睛的刺激,发现床上与床边空无一人,我这才心中稍安,有些怀疑刚才自己是睡魔怔了还是做了个哔真得不同寻常的春孟。

不过,等到眼睛适应了灯光的照明以后,我却猛地发现有个红肚兜正直直地飘在门后。

是竖着的那种,好像被人穿戴在身上一样!

我急忙眨了眨眼想要确认一下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错觉、或者是看花眼了,却发现那个红肚兜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地就飘在门后的地方,离地大概有一米左右的样子!

没有头脸身体和四肢,也看不见到底是什么人在戴着那个那个红肚兜。

不过,细细的黑色带子,镶着绿边的红肚兜,连上面所绣的鸳鸯戏水的图案都是清清楚楚的,似乎有些眼熟。

我猛地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在河边老渔船上第一次看到抱着石缸的骷髅架子的时候,我最先看到的就是这种红肚兜!

同样是镶着绿边儿,同样是细细的黑色带子!

“啊……”眨了眨眼再次看清楚以后,我刹那间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浑身瑟缩得厉害,情不自禁地惊叫了一声。

我的惊叫声很快就引来了老爸老妈急切而关心的声音,问我是怎么回事儿,让我快点儿开门。

听到门外老爸老吗的声音,我终于回过魂儿来,却发现门后空荡荡的,哪里会有什么红肚兜,更是没有白森森的骨头架子和黝黑泛青的石缸。

抬头揉了揉眼,确认门后以及房间内的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我慢慢恢复了一些冷静,连忙起身打开了房门。

“咋回事儿啊彥青?你刚才叫喊啥啊?”老爸进来后估计见我脸色不好,很是关切地问道。

“我刚才看到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就站在门后,现在又没有了。”

我不好意思说起刚才的情况,反正“红肚兜”跟那个骷髅不是同一个人应该也是一伙的,于是我绞着手轻声回答说,“不是错觉,我刚才真的看得清清楚楚的,不知道一下子咋又不见了。”

老爸老妈都是一脸惊疑地相互瞧了瞧,又仔细把我房间内连床底下都察看了一番,然后安慰我说,你这孩子可能被吓着了,明天得找人给你看看、叫叫魂……

夜里我朝门后和床前看了无数次,虽然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红肚兜飘在半空中,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现身出来,但我心里面一直惴惴不安,总是觉得那个白牙森森的骷髅是不会放过我的。

或许,就因为我那天也曾说了一句“对,先把那个骷髅架子给砸烂砸碎它再说!”它就睚眦必报不肯放过我吧。

当然,也许另有隐情原因,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诡异的骷髅架子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自从出现了那个骷髅架子抱着的石缸,先是爷爷突然要我爸赶快给他准备寿器,接着就是爷爷他神智不清地要剥掉自己的头皮,然后二叔又诡异地发生了车祸。

原本以为经过吴半仙处理过后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诡异可怖到这个地步,那个东西竟然会撵到家里出现在门后吓唬人。

第二天早上,我爸先去黄河边瞧了瞧老渔船,发现紧紧抱着个石缸的骷髅架子竟然又逆流而上百十米远,仍旧倚在了爷爷那条老渔船的船帮上,我爸回来后干脆连早饭也顾不得吃,急忙骑上摩托前往吴楼吴半仙家。

因为我们这儿方圆百十里也只有吴半仙比较有名了,其他的神婆子神棍出马仙儿,还远不如他厉害,更何况吴半仙还亲口说过,他的师傅玄真道长现在还在人世。

吴本初也恪守前言,听说情况以后他不但将一个蛇头状的法绳暂且借给我家辟邪,说这是他师傅当年传给他的法器,很厉害的,而且郑重表示马上就起程前往亚武山找其师傅玄真道长帮忙处理.……

仍旧住在医院里的爷爷,听说了昨天晚上家里的事儿和那个骷髅抱着的石缸又出现在了老渔船旁边的情况以后,爷爷他这次不但没有惊疑之色,反而显得很是淡然平静。

爷爷与我爸东拉西扯了一会儿,莫名其妙、非常含蓄地要我爸好好照顾我奶奶,然后就催促我爸妈他们赶快去市医院瞧瞧我二叔的情况,他这儿有彥青照护着就行。

病房里只有我和爷爷的时候,爷爷对我说他突然想喝“赵记”牛肉汤了,让我辛苦一下去买些回来。

虽然外面天气很热,虽然那家非常有名的“赵记”牛肉汤店离这儿有好几里地,但是既然爷爷想喝,我立即答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

离开病房刚刚来到楼下,我突然觉得事情不对:爷爷他今天表现得有些反常,不但神色出奇地淡然平静,而且还很是委婉地安排我爸,要我爸好好照顾奶奶;

现在又说突然想喝“赵记”牛肉汤,爷爷他怎么好像是故意要支开我啊?

心中凛然一动知道事情不对,我马上转身迅速跑了回去。

回到病房门口通过门上的观察窗一瞧,我刹那间就傻眼了:爷爷他弄了根绳子挂在电扇的钩子上,自己已经直直地吊在了上面!

短暂的惊骇懵怔过后,我一边大声叫喊着医生一边猛地踹开了房门,赶快站在床上把爷爷往上托举着,努力把他给放下来。

在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的帮助下,由于上吊的时间很短,爷爷在鬼门关打个转儿又返阳回来了。

前来参与抢救的医生护士纷纷劝慰开导我爷爷,却没有一个人责怪我爷爷在他们医院上吊。

因为,桌子上面留有一张纸条,上面正是爷爷的字迹:“年老厌世、自求解脱,与医院无关。胡德林”

“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有什么事儿在瞒着我啊?”等到医护人员都离开以后,我很是生气地大声冲着爷爷嚷开了。

“诶,彥青你不该救我,我也是躲不过去的,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免灾啊。”爷爷叹了一口气淡淡地回答说……

作者:豫西老胡

第3章 医生的困惑<< 上一章黄河灵异档案目录下一章 >>第5章 是人是鬼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